芝士猫粮

请点开~画啥随缘233放飞自我博(ง •̀_•́)ง
博客里一切〔CP向同人〕禁止转载到微博,谢谢合作~
微博@芝士猫粮(应援用,虽然基本用来舔照片233)欢迎来找我聊天~

【卜凡x岳明辉】鹤顶红(2)

蝶老师是宝藏啊啊啊!!这篇太好吃了!!(疯狂爆炸

Andrea:

黑道AU 三观不正


血腥暴力提及 


希望下段可以完成我!


日月明辉!的!梦想!!!(。)






= = = = = = 






6


岳明辉的父亲那时候正在给他挑人,陪在他身边、把他的命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的那种。也没想到自己儿子突然提搂来个小崽子说就是他了。




什么都不会。




岳明辉说服他父亲的理由也很简单,“功夫再好枪法再准,有事儿自己先跑了,不还是没有一样?”




忠心,这俩字在他们这儿,无疑比其他什么都好使。




父亲也不再多说什么,把卜凡带走扔去训练了。




能再蹦蹦跳跳的出来,还愿意跟着岳明辉,就算过关。




7


十年。




从逍遥自在的小少爷到笑里藏刀的话事人。




岳明辉经历太多也失去太多。世事看透就成了温柔,看着像月光皎洁,撞上去才知道是座冰山叫人头破血流。




研究生毕业那年突然接到父亲的死讯,急急忙忙赶回家得到的是一句入土为安,人已经烧了埋了。岳明辉当然感受得到其中蹊跷,却只是深吸口气,带着笑模样对着身边长辈,接过他手里三支香。




火光明灭,岳明辉眨眨眼睛看着牌位上名字,突然悟了父亲想让他出国的意思。




线香插进香炉,他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。可他从来就不是个听话的儿子。




见血封喉和千刀万剐哪个痛苦?他总有办法,叫人生不如死。




而卜凡一直跟着他。




8


到卜凡终于回来已经和岳明辉断了联系足足有二十几天。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岳明辉脑子里嗡的一下像是子弹炸开,不受控制的抬手扇了卜凡一巴掌。“你他妈还知道回来是吧?”




那人像是愣了愣,反应过来之后也不恼,“挺疼的,别打了。”卜凡对他说话时总是直接的甚至透出几丝傻气,让人一下就没了脾气。




岳明辉看卜凡发白唇色伸手就去脱他衣服,绷带层层叠叠勒着肩膀,却依然渗出红色。




“操。”他骂了一声,然后被卜凡拥进了怀里。“人死了,痕迹也抹干净了,就算功过相抵,成不?”




9


卜凡躺在床上输着液也不老实,和岳明辉来来回回念叨那目标孙子,不是男人,放着老婆孩子做靶子自己从另条道跑了。




岳明辉在一边简直想翻白眼,想不通这人为什么就对着自己时候话这么多。大概是所有话都和自己说了吧,他在心里叹口气,从碗里拿了个草莓塞进卜凡嘴里。




知道这事儿的人不多,能有人提前露出消息还想对卜凡下手的就更少。




只能说看来有人坐不住了。没关系,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。




指尖掠过卜凡手背上血管轻轻拍了拍,“老实点别乱动,回血了都。”




被反手握了起来,“别着急,也不差这一步了,我留了线索,等我两天?”




心情微妙。岳明辉莫名有种自家的狗子养大了会护主还会出去咬人了的成就感,当然、这话不能说出来。




他想卜凡也是奇妙。修罗名声在外,名字别人听到都恨不得要抖一抖,不说话没表情时候看着凶得很,有时笑起来带种邪气,有时又傻得可以、在他面前。而这样认认真真瞧着他说话,居然显得非常可靠。




仿若誓言。




“好。”岳明辉垂下眼帘,模糊了表情,手却任由他继续牵着。




10


岳明辉的三叔说是退隐已经有了好几年,只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日子过惯了,退一步海阔天空哪有说的那么容易。权力这东西,握在手里了轻易就放不开。




忍字头上一把刀,从他父亲去世他从英国回来开始,岳明辉一直在做的说到底也就一件事,布眼线拔爪牙,他要做的不动声色,他要看起来就是个任由摆布的傀儡。桩桩件件的事他心里门儿清,而现在,那把刀要掉下来了。




“叔儿,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吧?” 被绑在椅子上骂骂咧咧的中年男人面上已经有些扭曲,说不清是气愤还是恐惧。“我爸的死说是有您一份儿,不算冤枉您吧?”




年轻时候也应该算得上一把好刀,只是安逸享乐久了,整个人从骨子里透出虚浮。岳明辉不着痕迹的哼笑了声,“吵了半天说不出句正经的,诶凡子,你说要是把人舌头割了,这人还能不能说话?”




卜凡没回答,拔出匕首走向岳明辉三叔旁边的椅子——他儿子,捏开青年下颌,处理牲口般照做了岳明辉方才的话。惨叫声震得人头皮发麻,卜凡将割下来的软肉往男人身前一扔,他儿子已经疼的昏死过去。




手上还淌着血和唾液,却无知无觉一般退回到岳明辉身后。




“你说你,没事儿吓唬人干嘛?我叔儿的舌头要是给剌了,当年的来龙去脉你和我讲啊?”岳明辉瞥了卜凡一眼,拿过来他手里的匕首擦干净,贴上男人侧脸,“怎么样叔儿,说说?”




刑讯逼供的事儿他不常做,不代表不会。恐惧是最容易被利用的情绪,岳明辉看着刀刃,刀子很锋利,随便一用力便划开衣料,“没记错的话心脏差不多就是这块儿吧?”小刀一点点刺进皮肉,再向里,切进皮肤,探向骨骼。




“啧,偏了。太久不练果然就手生了,是吧叔儿?”语罢将刀子一下抽了出来。




11


卜凡站在院子门口,汽油味道太重有些呛人。




一根烟夹在他手里,烟灰如泪落。




岳明辉走了出来,捏过那支烟吸了一口,在烟雾中凑过来吻他。“既然他这么喜欢这处宅子,正好儿给他当骨灰盒儿了。”他在笑,整只眼睛却都是红的。




即使早就猜出真相,亲耳听到的感触总不一样。环环相扣的剧本演到最后一幕,就如同生命里突然没了目标。乖张是表象,是假象,是隐藏。




卜凡抱着他回吻,用着要把岳明辉嵌进血肉的力道。




“我陪着你。”




“不然你还想去哪儿啊?”岳明辉舌尖勾过卜凡唇瓣,眼睛里半是勾引半是挑衅。卜凡安抚似的又亲了他一下,搂搂他的腰示意他先走。按开打火机向院子里重重一甩,一瞬间火龙升起,岳明辉没有回头,卜凡就跟了上去。




火光冲向云霄映亮他们背后整个天空。也是红色,烧过之后,所有的血和污秽便都化为灰烬,归于尘土。




tbc

评论

热度(152)